首页 法律资讯 医疗的门槛只能升不能降

医疗的门槛只能升不能降

导读:医疗的门槛只能升不能降

  大学生魏则西在武警二院接受“生物细胞免疫疗法”治疗滑膜肉瘤,在花费巨资后,依旧不治身亡。这一事件,让百度引擎搜索竞价排名、莆田系和生物细胞免疫疗法曝光在公众视野之中。现在这一事件持续发酵,国务院网信办已会同相关部门组成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进行调查。向事件各个责任方追责,成了媒介和公众的主流呼声。

  为什么这一个案会引起如此之大的反响?很显然,引发这一事件的链条上,一些关键性的节点,出现了严重的问题。问题长久存在,不得不让公众“由人推己”,对自己的医疗安全产生深深的忧虑。

  矛盾的焦点,首先集中在百度竞价排名上。正是因为所谓“生物细胞免疫疗法”出现在百度,才导致魏则西一家前去求医。这也是这一悲剧事件发生的开端。搜索引擎是不是可以通过收取费用来为医院排名?这一行为性质该如何界定?引人深思。

  广告法规定: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但百度一直不承认竞价排名推广为广告,一些判例也认为这只是“信息检索技术服务”。换句话说,百度认为自己收的是服务费而不是广告费。所以,从法律层面认定搜索排名推广的性质,是非常必要的。

  “打擦边球”是许多互联网企业惯用的做法,血友吧事件、魏则西事件莫不如是。所以,明确一些模糊的界限,进一步严格规范互联网的商业行为,是相关部门必须做的事情。

  另外一个焦点,就是对莆田系医疗机构的监管。几十年来,所谓的“莆田系”野蛮生长,从江湖游医逐步发展壮大,利用政策缝隙逐步渗透,现在已经在一些公立、部队医院生根,甚至开始建立自己的医院。其中,一些莆田系背景的医院,也试图洗白自己。

  然而,疯狂逐利,要立竿见影挣钱的思维根深蒂固,推广、钓鱼、夸大其词、廉药贵卖、小病大治等行为,成了莆田系的招牌动作。这是彻底背离医疗道德底线的,代价是降低人们的生命财产安全水准。

  所以,医疗行业必须有起码的门槛,那就是必须遵守现有的法律法规,必须对超越法律法规的行为予以严惩。尤其是针对莆田系背景的医疗机构,更应该严格审查、梳理,门槛坚决不能降低。

  还有一点也必须强调,那就是对于某些“神奇”的疗法,加强监管是当务之急。这次忽悠魏则西一家的,是所谓“生物细胞免疫疗法”,而号称来自美国斯坦福大学的这一“先进疗法”,已经被国外证实为失败疗法。

  让人忧虑的是,这样的疗法,依旧存在于中国许许多多的医院之中。许多所谓的“新疗法”、“新技术”为无数患者埋下了隐患。设立更严格的疗法准入制度,也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如果各个相关的部门可以彻查魏则西事件,将其暴露出来的监管空白点予以填补,也算是亡羊补牢。

  有一些门槛是不能降低的,尤其是涉及医疗,尤其是涉及人们的“财”与“命”的时候,不仅不能降低,还需要进一步明确、提高。
(编辑: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