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闪婚率vs离婚率

发布时间:2020-10-26


  结婚一年离婚率最高

  从这份“婚姻维系时间统计表”上发现,2008年11月30日至2009年11月30日,全市有72860对婚姻解体,有18730对夫妻结婚1年或1年内离婚,“闪离率”达到25.7%。也就是说,4对分手夫妻中,有一对夫妻共同生活的时间不超过一年。

  近四年来的数据也显示,结婚一年内就分手的,也达到24%。有调查显示,闪婚者闪离的比例最高,达65%。也就是说,10对闪婚的情侣,近7对都可能要离婚。一方面看,说明大家看重婚姻质量,不拖泥带水,感觉不好,又没有太多家庭和孩子的牵绊,好说好散!但从另外一个方面来看,网恋、速食恋,造成了大家对婚姻不负责。离婚手续的简化,也让离婚更快速。

  结婚八九年感情最稳定

  “七年之痒”是个舶来词,原本是说许多事情发展到第七个年头,会或多或少出现一些问题,后来经常被用来描述婚姻,勾勒出感情世界里“热恋——婚姻——无趣——疲惫——逃离”的心态轨迹。因此,“七年之痒”被许多人视为婚姻必须跨越的一道坎。

  从重庆市民的“婚姻维系时间统计表”上,2008年11月30日至2009年11月30日数据显示,结婚6至7年的离婚率排名第六,离婚率为6.8%,远远小于一年内离婚、10—15年离婚等群体数据,婚姻状态趋于稳定。近四年的数据也显示,结婚6至7年的离婚率为6%。重庆市民在经营婚姻中,已经跨越了“七年之痒”这个坎,它成为婚姻稳定程度排名第二的感情时间段,仅次于“结婚八九年”这个时间段。2008年11月30日至2009年11月30日这一年的数据显示,结婚8至9年的离婚率为5.7%,比任何婚龄阶段离婚率都少。

  重庆婚姻家庭指导中心负责人李晋伟说:现在市民结婚的年龄都偏晚,晚婚晚育打破了7年之痒。结婚后5年要孩子,将孩子带到读书时,夫妻两人又重新有了一段新鲜期。新鲜期又能维持一两年,等到婚姻状态再次进入疲惫期,婚龄已是10年以上了。

  婚姻之痒推迟3至8年

  数据显示,当婚姻走过6—9个年头后,离婚率开始陡升。离婚率排在第二的是结婚10—15年的群体。

  2008年11月30日至2009年11月30日,结婚10—15年的占总离婚数的16.7%,仅次于一年期的“闪离族”。“七年之痒的时间向后推移了3至8年。”专家说。

  离婚率排名第三的阶段在结婚16年到24年之间。这个期间,家庭模式稳定,事业也趋于稳定,人开始有了精神上的追求。“自己的老婆为什么没别人的有气质”、“自己的丈夫为什么没别人有本事”……诸如此类的抱怨开始。大有结婚这么久了,才发现“嫁错郎、娶错妻”的感觉。这个婚龄阶段,离婚率在15.8%。

  重庆婚姻家庭指导中心负责人李晋伟说:拿到这组数据后,他进行了比对和分析。结婚10年至15年,夫妻年龄大概在30岁到40岁之间,处于创业上升期,并不稳定。家庭琐事、孩子升学、家中有老人要赡养,压力相对要大。加之夫妻俩都忙于个人的事业,沟通少,矛盾多。

  社会老龄化黄昏离上升

  “婚姻维系时间统计表”显示,处于城市中央的渝中区婚姻质量相对稳定,结婚一年内离婚的只占离婚总数的8%,其他数据几年来没有特殊突出的变化。渝中区作为中心城区,没有农村,高等院校较少,故一些“拆迁离”、“校园夫妻”等现象几乎为零,不过“黄昏离”比其他区域要高。

  2008年10月19日,63岁的周女士和老伴上午10时许办完离婚手续后,长长舒了一口气,“终于解脱了。”他们的离婚的原因很简单——生活习惯差异太大。在老一辈观念的影响下,孩子成家立业后,周女士主动提出了离婚。两人以抓阄方式分割了财产,结果她分到了房子,老伴则拿到了20多万元存款。光是当天,渝中区就有近10对“黄昏离”。

  在2008年11月30日至2009年11月30日的数据显示,渝中区婚龄在25年至49年的夫妻离婚率占13.2%。该区婚姻登记处工作人员称,以前一个星期见不到两三对,现在一天就有两三对。

  市老龄委办公室称,“黄昏离”现象十多年前在老龄化问题日趋严重的日本首次出现,几年后,韩国“黄昏离”的队伍也在扩大,“重庆目前已进入老龄化社会,黄昏离的问题当然也会上升。”

  跨国闪婚闪离去年超过三成

  2001年,重庆有2493人与港、澳、台以及外国人结婚,清一色“渝女外男”。此后,涉外婚姻对数逐渐下降,到2007年,下降至1125对,其中娶进19名港澳台地区女子和12名洋媳妇。去年,虽然涉外婚姻仅1073对,但洋媳妇数量却上升至22人,港澳台地区女子24人。记者从市婚姻收养登记中心了解到,涉外婚姻年龄差距已缩小到10岁左右,去年上半年仅一对老夫少妻。

  “婚姻维系时间统计表”显示,由于文化、习惯、语言等差距,这类婚姻解体的也很多。就2008年11月30日至2009年11月30日这一年,86对跨国婚姻解体,结婚一年就离婚的有27对,占到31%。

  旧城改造地区假离婚较多

  2005年,渝北区人和镇出现群体离婚事件。由于离婚夫妻按规定可用优惠价格多买套房子。那一年,这个总人口两万多人的小镇共有1795对夫妻劳燕分飞。这类发生在城市扩张改造背景下的群体离婚事件一直延续至今。同处旧城改造的巴南、南岸、大渡口、九龙坡也开始上演这幕离婚闹剧。

  本报记者曾多次在这些区域采访过为了拆迁而离婚的事例。渝北区人和、南岸区涂山、江北区大石坝、九龙坡区工业园区等,这些区域的“群体性拆迁分房离婚”,都直接拉高了他们的离婚率。

  与离婚不同的是,后来根据政策的变化,单身男青年开始寻找未婚女青年结婚,也可以将房子分大一点。在各个婚姻登记处,如此不断重复着在短时间内结婚、离婚,离婚、复婚的怪异现象。今年一季度,有3473对夫妻复婚,其中大多是“拆迁离”复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