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知识 民商法 信托法 信托动态 信托动态 政信合作重抬头 信托试水融资平台类资产证券化

政信合作重抬头 信托试水融资平台类资产证券化

发布时间:2019-10-10


  政信合作重抬头

  信托公司有望成为继银行之后,为地方融资平台“输血”的第二主力。

  2012年短短数月,中融信托、中信信托、天津信托、长安信托、中铁信托等信托公司为地方融资平台已提供上百亿融资。中融信托将政信合作列为今年的业务重点,各业务团队上报的项目达数十个。多位信托公司高管预计,如果银监会不出台限制性的监管政策,信托业全年可为地方融资平台提供2000亿-3000亿元融资。

  “这将是很大的一笔钱,财政部今年代地方发行的地方债也才2500亿元。”北京一位信托公司高管认为,信托公司在平台融资方面具有一定的优越性,可以针对融资平台对地方政府的应收账款做资产证券化。

  政信合作曾在2009年掀起一波高潮,后因风险问题被银监会限制,在2010年萎缩。今年以来,信托公司重新大规模涉足,一方面是因为银监会调整了对融资平台的监管政策,金融系统对融资平台的风险也进行了重新审视;另一方面也是经营压力使然。今年信托公司的经营环境非常严峻,曾经创造大部分信托业务收入的房地产信托,面临巨大的兑付压力,新增房地产信托项目需要逐单报监管部门审批。

  缓释平台流动性压力

  信托公司愿意重新涉足地方融资平台,既基于政策放松,也是因为对地方融资平台的风险判断发生了改变。

  一位资深银行家近日就对本报表示,地方融资平台的问题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大,2011年地方融资平台资金高度紧张,是因为银行基本切断了其资金供应。无独有偶,一位信托公司总经理也对本报表示,地方融资平台的风险至少要比为中小房地产开发商提供融资小得多。

  地方融资平台目前也乐于接受信托资金。在资金链较为吃紧的情况下,地方融资平台通过信托融资的成本达12%左右,高于银行贷款成本。但是,信托资金效率较高,也不像银行附加提供存款回报等各种条件。

  因而,信托资金的综合成本并不比银行贷款高多少。同时,信托融资在交易结构设计上更灵活,比如,平台可以将其对地方政府的应收账款质押给信托公司融资,而银行不太愿意接受这样的担保条件。银行对“借新还旧”通常较为忌讳,而通过信托融资,平台能偿还部分到期银行贷款,缓释流动性压力。

  从投资者的角度看,目前投资者对信托产品的投资意识已经被唤醒。但在银监会严控房地产信托之后,整个信托产品呈现供应严重不足的状况。信托公司除了发行部分上市公司股权质押产品、矿产能源信托产品外,高收益的信托产品出现断档,而政信合作产品正好可以弥补这一空白。

  “投资者现在比较抵触房地产信托产品,对于政信合作产品的看法则较为积极。”一位第三方理财公司总经理说。

  尽管有意大规模涉足,但信托公司在平台选择上仍非常审慎。综合各家信托公司发行的产品和内部风控标准来看,信托公司对融资平台的选择偏好是,要么级别足够高,要么现金流足够好。

  如中信信托、长安信托等公司倾向于选择省级融资平台,中融信托倾向于选择长三角地区、现金流能够全覆盖、经整改退出平台管理的城投公司,天津信托倾向于选择天津本地的融资平台,和天津城投旗下企业有大量合作。

  之所以存在这样的偏好,是因为“如果是省级融资平台,盘子大,融资渠道多,其背后是省级政府,风险更为可控。”一位信托公司高管说。而长三角地区的城投公司,现金流很好,即使层级较低,信托公司也愿意接受。

  类资产证券化

  相比2009年,信托公司在此轮政信合作中显得比较审慎。

  在2009年的融资狂潮中,信托资金大量帮地方融资平台“做杠杆”,即信托资金作为平台的股本金,使得平台公司及其下属项目公司满足银行贷款的条件,撬动银行信贷资金进入。但今年已鲜有信托公司敢采取如此激进的交易结构。

  同时,不管是信托贷款、资产买入返售还是地方融资平台应收账款的类证券化,信托公司一般都要求融资方追加额外担保,比如土地、房产、其它优质公司的股权等。

  “如果不追加担保,等于现金流的来源单纯依靠地方政府,风险太大。”一位信托公司项目审查人士说,该公司不会单纯依赖地方政府的信用,项目必须做实第一还款来源和第二还款来源。

  在交易结构设计上,针对省级融资平台,信托公司多采用直接贷款或资产买入返售的债务融资方式。对于层级较低的融资平台,则多是针对融资平台对地方政府的应收款进行类资产证券化。

  例如,中信信托正在发行的“中信盛景·天津区域发展基金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三期”,就是采用信托资金直接为融资方天津城投集团提供流动资金贷款的交易结构。其原因就在于,中信信托认为,天津城投作为天津市属超大型融资平台,总资产超过4000亿元,净资产过千亿元,融资主体资产规模较大,偿债能力、融资能力较强。

  除了直接贷款和资产买入返售,信托公司的政信合作产品广泛采用了资产证券化的思路。目前,央行和银监会已经达成共识,重启资产证券化试点,这是指标准的资产证券化。实际上,非标准的资产证券化从未停过。例如,银信合作的本质就是银行借用信托工具,将信贷资产进行曲线资产证券化,然后卖给自己的理财客户。

  资产证券化是信托产品设计的常规思路。因为信托产品是私募产品,不能公开宣传和推介,也缺乏统一、集中的登记托管、交易市场。如果受益权份额能够进行公募,登记托管并交易,引入中介机构参与,就成了标准的资产证券化。

  在此轮政信合作中,中融信托就高度偏好此类模式,其交易结构为:地方融资平台将其对地方政府的应收账款,委托给信托公司设立财产权信托计划,信托公司再将此信托计划的受益权划分为若干份额,卖给信托产品投资者。总的融资金额,一般要在应收账款总额的基础上打一定折扣。中融信托认为,通过类资产证券化盘活平台资产,比为平台新提供贷款,风险更为可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