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知识 民商法 著作权法 著作权动态 著作权动态 亚太数字期刊大会全球探讨数字变革

亚太数字期刊大会全球探讨数字变革

发布时间:2020-05-23


第36届世界期刊大会后,又一场国际期刊盛会驾临中国。10月14日,由国际期刊联盟FIPP及中国期刊协会CPA主办的第二届亚太区数字期刊大会于杭州正式开幕。

  此次盛会将以其盛况载入世界期刊史册:杭州国际会议中心座无虚席,来自中国、印度、日本、韩国、新加坡、印度尼西亚、美国、英国、德国等15个国家和地区的近500位嘉宾齐聚西子湖畔,共同探讨“数字变革 期刊未来”的主题。

  这是一个属于全世界期刊业者的话题。

  “大家把数字化看作是机遇,而不是威胁”,FIPP国际期刊联盟主席阿让?普瑞讲述全球期刊业者对数字化的态度:达观、积极;“数字化正悄悄改变中国媒体的格局”,中国期刊协会石峰会长讲述中国期刊数字化的新趋势。

  变革时代机遇闪现,让中国聆听世界:印度今日集团、世界媒体集团;日本电通集团、NHK出版集团、日经BP社、集英社;美国IDG、Zinio、Innovation创新公司、The Knot 公司;法国桦榭集团;韩国KAYA媒体集团等20多位集团总裁或数字业务高管齐聚一堂,献上一轮轮精彩发言。

  畅想未来积极布局,与世界共谋共存:方正、浙报集团、中国知网、时尚集团、瑞丽集团、维旺明、悦读网、华为、汉王、中国移动、龙源网、经理人杂志等近30位中国大陆业界总裁及高管,与海内外嘉宾同台对话、共谋未来。

  最佳时机稍纵即逝,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李东东在开幕致辞中表示:新闻出版总署高度重视数字技术在全球范围内给传统产业带来的革命性变化。她呼吁国内业界人士“更多向发达国家同行学习,借助先行者的经验来改进工作。”

  《世界期刊创新报告》编辑Juan Senor的发言犹如一道旋风,给现场嘉宾带来有关数字化探索的头脑风暴。可折叠的电子纸、杂志电视、可以溶解成水的Creative杂志;书和杂志合二为一的MONOCLE、博客杂志……旋风之中,他还有他独特的镇定剂:“iPad means iPay,就是我要收钱,当然你要收钱必须要有好的产品,否则你是赚不到钱的。”

  从本次大会指引的未来方向,到它昭示的未来蓝景,中间有条必经过程:中国数字期刊行业,一个崛起的、转型中的新势力,如何借“数字化”这把双刃剑,在我们的观察和期许中,一点点摸索实践,最终让今天的星火走向燎原?

  印度:乐观向上的最佳参照

  印度是我们要关注的第一个国度。中国与印度有很多共通之处,这一点,FIPP主席阿让• 普瑞(同时也是印度最受尊敬多元发展的媒体公司今日媒体集团创始人兼主编)及印度世界媒体公司CEO Tarun-R都有谈及。同样庞大的人口基数,同样的GDP高增长,对期刊行业意味着什么?“GDP的增速带来人们对生活品质的提升,他们需要有更多好的杂志,而这将会影响到行业的发展速度,这在中国和印度都是同样的情况,”Tarun-R已为我们作答,他甚至将China和India合在一起组成了一个新词“Chindia”。

  前景光明,未来不同

  印度世界媒体公司CEO Tarun-R在其演讲PPT最后一页,留下这样明媚的话:The future is bright,The future is different——“前景光明,未来不同!”

  这就是大会的乐观基调。在大会最开始国际期刊联盟FIPP 主席阿让•普瑞的主题报告就已界定。“现在和几年前那种癌症病人状态大有不同,”在他看来,“这种从悲观到乐观的情绪转变非常重要”。

  阿让• 普瑞分析了数字技术拥有传统期刊“不可能实现”的诸多优势所在:“全天候、多媒体传播途径,和年轻读者建立联系的机会,让广告商和读者之间有非常好的联系……”

  印度世界媒体公司CEO Tarun-R也认可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新技术=新机遇”,他认为新的东西很快会带来新的盈利机会。

  阿让·普瑞认为现在的期刊业,“我们在打造一艘新船,我们是创建一艘新的战舰”。Tarun-R 也表示:“如果你能够迎接挑战,做好准备的话,一定会从中获益,中国、印度一定要成功。”

  他们怎么做?

  数字时代,出版商面临很多选择,“唯一不变的就是改变”,Tarun-R如此感慨。阿让• 普瑞则认为没有一刀切或神仙药,刊社必须根据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和读者需求发展新媒体。

  “我们到底是做的LWC(轻涂杂志纸)和墨水的生意,还是做的内容和社区的生意呢?大多数人会同意是后者。”在Tarun-R看来,内容是一种商品,他相信品牌内容可信度高有更多机遇。他强调不可能马上会出现传统媒体被取代的现象,只是“以数字的模式在大家的移动设备上进行一次回归”。他认为最好的办法不是简单地将内容应用到其他的平台,而根据新平台需求重新创造。

  阿让• 普瑞还强调出版期刊需要丰富自己的产品体系,“意识到你必须要有很多内容这样才可以不断出版。”印度今日传媒集团是印度最受尊敬及最多元发展的媒体公司,旗下现有36种杂志,有7个广播电台,还有很多成功的杂志,包括最大的网上购物网站。

  在广告方面,阿让• 普瑞认为数字化时代的好处是,广告商可以通过多渠道方式来做广告,不同出版商有不同的战略;Tarun-R提出出售跨平台的解决方案的广告策略。

  阿让• 普瑞和Tarun-R都认同应合作共赢,会上阿让• 普瑞也透露,印度今日传媒集团和印度世界媒体公司将合作推出一个多媒体中心,包括网络、杂志、电视台,实现一个全天候传播,多渠道平台发布。

  “这个时代必须要有合作伙伴,要和其他技术平台供应商进行合作,我们有这么多的朋友、这么多同行在这边,要结成合作伙伴关系。”印度世界媒体公司CEO Tarun-R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才能够盈利、实现共赢。

日本:联合应对数字化挑战

  日本是亚太数字期刊大会发祥地,2008年10月,第一届亚太期刊大会在东京召开,获得圆满成功,此后日本杂志协会成立了数字内容促进协会。

  在很多国人心中,日本的科技和数字期刊发展水平尤其手机杂志在亚洲是首屈一指的。中国移动阅读基地总经理戴和忠就曾举例:2003年日本手机杂志市场规模约有400万人民币,2008年就达到32亿人民币,手机杂志占整个数字期刊的62%。

  他们同样面临时代挑战。当美国iPad和Kindle开始称霸世界的时候,联合成了日本各方一致选择。

  建立数字出版新分销模型

  数字内容促进协会作为日本杂志协会永久委员会举足轻重,目前有145个成员,覆盖57个杂志发行商(日本杂志协会共有95个杂志出版商,占日本杂志发行收入80%)。

  这些会员杂志期望在日本杂志协会领导下,促进数字期刊的发展。数字内容促进委员会,在它成立以后18个月内推动了日本数字期刊行业的相关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