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知识 民商法 医疗事故 医疗管理 医护人员管理 卫生部推优质护理能否坚持?逐利瓶颈待突破

卫生部推优质护理能否坚持?逐利瓶颈待突破

发布时间:2020-01-14


  调查动机

  卫生部出台的《医院实施优质护理服务工作标准(试行)》已经印发快年了,按照要求,所有三甲医院在今年必须全面推进优质护理服务在医疗资源相对紧缺的今天,优质护理服务目标一年来是否顺利实现了?《法制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本报记者刘建

  根据卫生部的工作标准及上海市医改要求,上海市医疗机构中半三甲医院60%的病区要在今年年底开展优质护理。而“优质护理服务”的核心之一,就是每名患者均有相对固定的责任护士对其全程负责,意味着以前由护工代劳的擦洗、喂饭等生活护理,将重新由护士接管。

  上述消息引发众上海市民的关注。业内人士坦言,对一些维持传统护理模式尚且捉襟见肘的医院来说,推广优质护理最的瓶颈在于护士紧缺,须加快综合改革,才能把这件惠民实事做实。

  护士护理病人是最好的

  2002年,小曹从上海第二医科大学(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卫校毕业,进入上海某三级甲等医院工作至今。去年年底,她所在的病区试点推行“优质护理”,开始实行“包干制”。小曹负责重病房8病人,承担其从入院到出院的全部护理,包括输液、打针、测量体温、换药、服药、取送药物、陪同检查等,生活护理包括端茶倒水,吃饭,洗脸洗脚,大小便等,还需对病人进行心理疏导、健康宣教等。“最大的变化是病人认识护士了。以前,病人有事没事都找医生,现在都直接找我。我对病人的了解比主治医师多得多。”小曹在欣喜自己的工作能够提升病人满意度的同时,也感觉“比过去累了”。“增加了工作量不说,而且责任更重,神经高度紧张,每天要花很多时间与病人交谈、沟通,回家后几乎不愿再讲话,甚至给3岁女儿讲故事的时间也少多了”。

  去年年初,卫生部首次作出规定,明确将病人面部清洁、翻身拍背等床旁基础护理内容纳入护士工作职责,并在各省市的个别医院开设“无陪护病房”试点工作。

  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是卫生部首批“优质护理服务示范工程”重点联系单位之一,推出了“住院患者护理包干制”,即由一个护士负责3至6名患者的住院全过程,由此改变了护士的工作方式。

  据统计,实行“包干制”之后,护士在病床边的时间由原先的3个多小时增加到如今的5.5个小时。主动的护理服务,及时阻止了10余起住院患者自杀事件的发生。

  “其实,优质护理病房允许家人陪伴。比如女儿陪伴母亲,从亲情方面给生病的母亲情绪上的安抚,这些是专业的护士无法提供的。但在护理方面,则由护士完成,同时,护士也会教家属进行一些基本的护理知识,以便病人回家后得到家人更好的护理。”东方医院护理部主任周嫣告诉记者。

  能否坚持前景难料

  今年9月初的一天深夜,在上海市卢湾区某医院内科病房,40多岁的病人成女士有些发热,由于大量出汗导致上衣都湿了,想让护士帮忙擦身体。护士有些为难。“整个病区就两个值班护士,我们实在忙不过来。”值班护士说,最后只能找来护工帮忙,但成女士颇为不快。

  一些护士告诉记者:“医院也曾提出让护士给病人洗头、洗脚,但很多护士都难以接受,甚至还有护士对此有怨气。她们认为,给病人端饭、喂饭就不说了,还要负责给他们刷牙、洗脸、洗脚。并不是说护士没有爱心,而是工作压力实在太大,现在我们就是护士加护工。”

  “如果护士都去给病人擦身了,不就和护工没什么区别了吗,那么我们的工作价值到底体现在哪呢?”上海市某三甲医院一名姓李的护士说。

  记者调查发现,有李护士一样想法的大有人在,对于年轻的“80后”、“90后”护士来说,更是觉得帮病人擦身完全不可行。

  上海市某三甲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按照卫生部规定,对一些危重病人,原则上最好由护士擦身,尽量为其提供优质服务,但是对于一般的普通病人,并没有此项规定。“事实上,目前在上海根本不可能做到所有的病人都由护士来擦身体,这样只会影响医院的正常护理工作”。

  上海医药高等专科学校的学生们曾随机抽取上海市杨浦、金山、虹口、静安、浦东新区的二三级医院的护士、患者及家属,进行了一项问卷调查,结果显示,4成受访病人及家属表示不知何为“无陪护病房”。经过讲解,仍然有6成人对“无陪护病房”持否定态度,原因是担心价格贵、习俗习惯差异、护患间交流障碍。在受访的护士中,愿意做“无陪护病房”的护士仅占38%,有62%的人不愿意做。支持该护理模式的护士认为,“无陪护病房”不需要家属陪护,能够有效预防院内感染,提高护理质量,提高治疗效果等。而持否定意见的护士认为工作量大、薪酬不理想、病人及家属不理解是她们担心的最主要原因。

  上海市护理协会统计显示,目前上海市共有护士6万余人,近5年来,护士行业流失率约10%。“优质护理工程”令护士工作强度增加,人手更显捉襟见肘。

  开展优质护理服务需破除瓶颈

  上海市卫生局质控中心主任施雁表示,公立医院改革护理工作的作用不可低估,护理工作与病人构成直接界面,护士是病人接触广度与频度最高的人群,这些特征决定了百姓看病最直接感知的质量是护理服务质量。尽管如此,护理工作改革在开展示范工程过程中遇到了一些困难,如护理人力短缺问题。就目前情况而言,要求公立医院一下招聘很多护士是不可能的,一则护士的培养周期是3年;二则增加医院运作成本。解决办法是可以聘用护理员,协助护士完成普通病人的生活照顾,降低人员成本。同时,加强临床专科护士的培养等。

  上海交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马进认为,上海市大医院的护理质量曾长期保持较高水平,但近十几年来公立医院补偿机制不完善的弊端日益“发酵”,造成护理质量有所下降。推广“优质护理”其实是一回归,要把这项举措做实,还需从根本入手,加大投入,扭转公立医院逐利倾向。

(责任编辑:何波)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