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资讯 两村庄多人从事“重金求子”团伙式诈骗

两村庄多人从事“重金求子”团伙式诈骗

导读:两村庄多人从事“重金求子”团伙式诈骗

  余干县江埠乡石溪村和洪家嘴乡团林李家村隔着一条信江,看起来像两个普通的渔村。实际上,这里早已被警方列为“重金求子”诈骗重点村。

  11月29日,包括武警和特警在内的近400余名警力突袭这两个村庄,抓获23名诈骗嫌疑人,收缴钢叉272支、梭镖176支、弩5把和土铳数支。12月16日,记者赶赴余干县采访,揭开这个“重金求子”诈骗重点村的前世今生。

  “诈骗重点村”的前世今生

  “老公因意外失去生育能力,为继承家业,寻找一名健康男士与我共孕后代。首付XX万元定金,怀孕成功后XXX万元重谢……”当你接到这样的短信时,千万要注意,这个是骗子行骗的伎俩。

  民警介绍,短信中的所谓“富婆”其实是诈骗团伙中的农妇扮演的,其他的如富婆老公、律师、公证员都由农民扮演。诈骗成员接到上钩者的电话后,一步步将对方引入圈套,然后其他成员以各种身份将受害男士的钱骗走。

  “石溪村和团林李家村是远近闻名的‘重金求子’诈骗活动重点村。”余干县警方一名人士称。在做足前期准备工作后,11月29日,余干县公安局迅速启动了为期3天的集中打击行动。“调集了千余人次警力参战,其中有50名武警和30名特警。”记者了解到,余干县出动了近400名警力,经过3天的行动,共抓获犯罪嫌疑人23名,收缴了一大批涉嫌用于“重金求子”诈骗犯罪活动的电脑、手机、银行卡、信号发射器等工具。

  “以前我们去村里抓人,村民将路一拦住,想走都走不了。”洪家嘴乡派出所张姓副所长介绍。村子里现在冷冷清清,几乎看不到了年轻人。在村里的房屋上挂着一条条横幅,上面写着“依法严厉打击‘重金求子’等系列诈骗活动。”

  知情人透露,村里很多人都参与了“重金求子”诈骗活动。“年龄大的有60多岁,最小的仅17岁。”张姓副所长介绍,团林村田地非常少,之前村民以打鱼为生和做生意为主。“大约从2010年开始,村里有人从外面学习骗术后,开始从事‘重金求子’诈骗活动,演变成现在的臭名昭著的‘诈骗村’。”

  余干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刘华卫向记者介绍:“自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石溪村有的村民就在外面利用假戒指、猜铅笔和易拉罐中奖等行骗,并逐渐发展到诈骗。后来为了更好地行骗,骗子还到广西宾阳县‘学习取经’”。

  记者了解到,石溪村和团林李家村的“重金求子”诈骗从2010年逐渐发展起来,慢慢形成了“产业链”。之前,村民每月花钱雇人贴小广告“重金求子”。“为了逃避打击,他们现在借助高科技,手机网络、伪基站进行群发,一分钟可以发送6万条诈骗信息,受害人打电话咨询很容易坠入陷阱。”刘华卫如是说。

  家族式行骗泛滥 村民价值观扭曲

  时间回到2013年9月底,四川省巴中市警方联系余干县公安局,要求协助侦破系列“重金求子”诈骗案。当时,巴中市发生多起“重金求子”诈骗案,涉案金额高达180万元,警方发现涉案嫌疑人在余干县活动。

  经过侦查,警方确认该系列案件系由余干县一家族式团伙作案。随后,三路警方展开统一收网行动,抓获9名犯罪嫌疑人。经查,上述9人系儿女亲家关系,他们结伙编造“重金求子”虚假短信进行群发,分别扮演富婆、律师、公证员等角色实施诈骗。

  办案民警介绍,“重金求子”诈骗呈现职业化、组织化、智能化特征。一些村民专职行骗,分工明确,作案空间远程化,不和受害人接触。有的还拥有魔音电话,诈骗时可以变声,一被发现就将作案工具扔到江中销毁,很难取证。”刘华卫介绍,诈骗受害者遍布全国20多个省份。

  12月16日,记者在鄱阳县看守所内见到了涉嫌“重金求子”诈骗嫌疑人李某。今年33岁的李某是两个小孩的母亲,丈夫因为诈骗被抓正在服刑。李某辩称其刚刚学一个月,还没有骗到钱。但是,警方却识破其在去年就已经骗得四川一受害者6万元。

  对于诈骗的非法获利金额,一名警员介绍,有的团伙一年诈骗几十万元,多的上千万元。石溪村和团林村几乎每家每户都有小车,楼房建的非常漂亮。余干县公安局一名警员透露,诈骗泛滥导致村民的价值观和是非观扭曲,一些村民以骗不到钱为耻辱,对骗到钱的人很崇拜。

  他给记者讲了个真实的故事:“我一个同学,夫妻两人都在央企上班,年收入60多万元。有一年回去过年,父亲竟呵斥他,大学白上了,村里小学没毕业的人靠诈骗一年都能赚100多万。”

  一名警方知情人称,村民骗到钱后,宗族势力膨胀。“村里买了钢叉、梭镖,弩和防弹头盔、防弹背心、盾牌,还有土铳,和其他宗族村民进行寻衅滋事械斗。为了对付警方抓捕,村里24小时派人巡逻。”知情人介绍。

  重拳出击 斩断诈骗利益链条

  刘华卫介绍,2011年至今,余干县抓获了约360名“重金求子”诈骗嫌疑人,其中约200人来自石溪村和团林李家村。近日,当地对59名漏网的重点诈骗嫌疑人每人悬赏5000元,对不法分子形成强大压力。记者获悉,12月2日以来,先后有5名公开悬赏对象被抓获归案,其中通过群众举报抓获的有3人。

  此外,记者还了解到,余干县已建立了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联席会议制度,电信运营商、银行、司法系统等20家成员单位共同参与。12月2日以来,组成11个工作组先后进驻石溪村和团林李家村,开展综合治理工作。

  为了从源头上斩断行骗,电信运营商进村开展手机、网络实名制认证工作,取缔“伪基站”等非法通信设备。余干县各大银行启动即时查询、紧急止付、快速冻结工作机制,阻断此类诈骗犯罪的作案“信息流”、“资金流”链条,从经济上斩断其链条。
(编辑:不一)